小四提溜着乌黑明亮的眸子想了一阵,然后就挣脱河山的怀抱,跑到酒仙与王一山的身旁,胆怯的伸出肉呼呼小手,扯了扯王一山与酒仙的衣角,有模有样的作揖说道,“月小四见过两位老师?!?br />
    酒仙对这个突然跑上前来的小家伙是非常喜爱的,尤其是月小四一幅小大人模样郑重向他作揖时,而他身旁的王一山却是冷喝了一声,他来只是为了见自己的女儿,和自己女儿无关紧要的人或事,他都懒得理会,为了避免尴尬、冷场,酒仙赶忙笑哈哈的将月小四抱在了怀里,说道,“好好,老夫平生就喜欢做人家的老师,你这个小弟子,老夫收下了?!?br />
    小家伙挺高兴的,瞧见河山在一旁笑着冲自己点头,月小四眼咕噜一转说道,然后一脸郑重的问道,“老师你能告诉我如何才能不让我妈妈总被蚊子咬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河山吐血了,仙音子狠狠地在河山的背脊上掐了一把。

    由于河山爱她,疼她,难免会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,但随着孩子慢慢长大,他想亲亲,又不能明目张胆的亲亲,就只好说妈妈的脸被蚊子咬了,爸爸在替她消毒……

    很是尴尬地看了河山一眼,酒仙当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,河山赶紧跑上前抱起小四,教育道,“这位老师是大能,岂能问这么肤浅的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可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肤浅啊,妈妈总被蚊子咬,我心疼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河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,这妙音山有哪只不开眼的蚊子敢咬他的老婆们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家伙这么小就知道心疼父母是件好事啊?!本葡纱蛉さ?。

    河山脸红的像熟透了的番茄,一把愤恨的抄起小家伙塞进仙音子的怀里,说道,“你去通知一下大家,让所有人到客厅会客?!?br />
    仙音子白了河山一眼这才缓缓离开,她知道,既然这两个老头找到了这里,所有的事情总归要去解决、要去面对,从河山那略显担忧的眼神她不难看出,河山在心底还是挺为心有兰担心的。

    亭台谢宇、宫阙闺房,穿过前厅仙音子熟门熟路的就来到了心有兰的闺房门口,平日里她们这些女人在私底下来往还是非常密切的,只不过有些事情河山自己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由于河山渡劫之期将至,整个妙音山也可谓是异常的忙碌,当她推开红木花雕木门看到内里的心有兰时,心有兰正在为河山渡劫准备着一些防身的法宝。

    看到是仙音子来了,心有兰起身说道,“妹妹怎么突然过来了,他今天一大早可是去了你哪里?!?br />
    仙音子微微脸红,说道,“来客人,他想让你去见见?!?br />
    “客人?”心有兰微微诧异,这五年来这地方可是从来没有过外人到访的先例,今天究竟是谁来了?来了什么样的客人,这无疑让她心中泛起了涟漪。

    瞧见心有兰表情有些木讷呆滞,仙音子柔声说道,“该面对的,总要面对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听到她说这句话,心有兰的心已经有些躁动不安起来,如果说来了客人,已经让她有些惶恐不安,那么仙音子的这句话几乎已经表明,来的人是和她有关的。

    不用再去多想,一直四处找寻自己,一直不肯放弃自己的人,只有那么一个,那就是他的亲生父亲,一个她不想面对的男人。

    眼眶不由自主的红润了起来,侧过脸,转过身子,心有兰哽咽道,“我手头上的事情还没有做完,妹妹先去吧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仙音子的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河山已经轻笑着走进了这间充满花草芬芳气息的女人闺房。

    他冲着仙音子打了个手势,仙音子瞪了他一眼,便转身离开了,她知道自己劝她,肯定没有河山劝她那么管用,毕竟心有兰的性子可是一手被河山调教过来的,少了以前当军人时的那份硬气,到多了些儿女情怀,再加上这五年来不动干戈与世隔绝,她的性子确实冷清了不少。

    河山没有让她察觉,便从后面紧紧的抱上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肢。

    嘤咛一声,心有兰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自语道,“你怎么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想你了就来了呗?!焙由皆谒崮鄣亩叽蛉さ?。

    心有兰娇躯轻颤,想要挣脱却被河山抱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去见见吧,一连五年他一直都在找你,人的精神状态也没有以前好了,我想他是真的很在乎你?!?br />
    心有兰没有吭气。

    河山强硬的将这个女人转过来,捧着她湿润的精致俏脸柔声说道,“我知道在你心里也是一直想认他的,要不然你这些年也不会总是偷偷关注外面江湖上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被河山戳穿心事,心有兰轻咬润唇狠狠地在河山的胸口掐了一记。

    “你还要报仇吗?”良久,心有兰埋在河山的胸膛问道。

    确实,这个问题她一直都想问河山,如果河山还要与王一山不死不休,她是不愿意去见王一山的,她不想看到自己心爱的两个男人要落个不死不休的局面,更不想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出事。

    河山轻抚着她柔顺的秀发,柔声骂道,“傻丫头,我现在都快成仙人了,俗世上那些事情哪能入我的法眼,再说了,我想他也不是杀害师父的真正凶手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凶手不是他?”心有兰扬起脸看着河山问道。

    河山点头,说道,“如果当年是他要杀师父,师父不可能活着回到轩家,而且师父回来时,身上还带着蛊术残篇,这说明,杀害师父并非他所愿?!?br />
    在河山的陪伴下,心有兰最终还是走出了自己的闺房,是的,一辈子不见是不可能的,她原本想着等到自己死的时候,或者王一山死的时候,自己与他见上一面,但现在既然王一山已经找到了自己,她刻意回避只会让知道的人以为她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有感情,而是太渴望那份父爱了,作为一个从小没有父母的女孩来说,心有兰骨子里是孤单的,是落寞的,直到有了河山的出现,才将她冰封的心一点点的融化开来。

    当王一山在大殿之中瞧见心有兰,当心有兰的眸子与他那白眉横秋的眸子碰撞在一起,王一山老泪纵横,又哈哈哈大笑,“哈哈哈,我女儿,我终于找到我女儿了!”

    心有兰捂着嘴,先是惊愕,然后是木然,再然后就是泪如雨下,她是一直知道王一山是自己父亲的,这次再见,王一山明显老了很牛,头发花白,连胡子以及眉毛也都白透了,河山没有骗她,这个原本精气十足的老人,也到了夕阳西下,英雄迟暮的时刻,如果还要装做自己不认识他,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认这个父亲。

    “去吧?!焙由饺岷偷乃土怂难话?,她有些惊慌,有些不知所措,但王一山却笑哈哈噙着老泪将心有兰一把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用别人多说,我一看你的长相就知道你是我的女儿?!蓖跻簧酵鹑舴杩竦拇笊档?,“身高,高,脸长的俊,还有这双手,我年轻的时候,手指也有这么长?!?br />
    厅中众人不禁抹泪,王一山在晚年能找回自己丢失多年的亲生女儿,这对在场众人来说无疑是一桩喜事,虽然王一山与河山之前有诸多过节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以及隐秘的揭露,这一切早就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当心有兰告知河山,王一山当年的师哥其实就是渡空时,河山不禁大惊,原来在当年罗采莲在幽谷之中吹响的笛音,首先吸引到的是渡空,但渡空没有去见罗采莲,而是将幽谷之中有一个仙女的传闻告知给了自己的师弟王一山。

    王一山寻寻觅觅在峨眉山中连续盘桓了数月之后,最终得遇知己,虽然他听不懂罗采莲的笛音,但罗采莲还是被他的真诚所打动。

    事后,王一山将罗采莲又介绍给了渡空,当渡空看到罗采莲时,不禁就想起了红尘那首曲子的旋律,两人都为自己错过良缘而感到惋惜。

    罗采莲的死是一场意外,由于渡空为了得到蛊术残篇完整的地图详解,他与达赖进行了一场五天五夜的大战,大战之后的渡空在回到峨眉山之后,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走火入魔的境地。

    罗采莲为了救渡空一命将自己的水母圣身给了渡空,也就是这个原因,让她无法在去面对王一山,而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,王一山不知道其中缘由,只觉得是渡空杀了罗采莲所以二十多年一直在寻觅渡空的下落,直到他找到渡空,并且将渡空比如绝境,渡空才将事情告知给他。

    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他确实想杀了渡空,杀了这个被他曾经称呼为师兄的男人,可他最终还是没想下得去手,至于对河山的不友善,这多半也是因为罗采莲无故枉死的关系,再加之渡空抱走了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事情经过心有兰的讲述之后河山心中最后的一个心结也豁然开朗,经过数日的调息之后,他已经准备渡劫了……

    (全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