擂台上,武松的玉环旋风踢虽然霸道,但是,与我修习《通天神经》之后的无敌鸳鸯腿相比还是逊了三分。双方各踢出十三腿之后,这厮一个躲闪不及,被我踹中胯部痛彻入骨摔倒在地,刚想鲤鱼打挺跃起来,我手中开山刀闪着银光劈下去,使其惊骇万分,慌忙使出懒驴打滚这不雅的招数向旁边滚过去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虽然武松的动作很快,开山刀还是在他腿上划了一下,鲜血喷涌而出,疼的他有是一咧嘴,连续不断地向擂台东面滚过去,仓皇无比犹如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我手提开山刀如同迅猛的豹子冲过去,脸上露出狞笑,“武松,没想到你这厮还有也有如此下场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刀砍下去,这次砍在他后背上,终于让他忍受不住的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本来我是要一击奏效将他砍成两半,不过,在开山刀接触到他后背的时候,一枚两尺长的羽箭射过来,击在开山刀上,使得刀锋一歪,只在他后背上划个口子而已。

    我心中恼怒,扭头看去,只见是擂台下的燕青拉弓搭箭瞄准我,嗖的一声,又是一枚羽箭射过来,冷笑一声,挥动开山刀将羽箭挡开。怒道:“你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左手食指一弹,细微破空声音响起,一枚钢针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燕青惨叫一声,手中牛角弓掉落在地面上,左腕上插着钢针,腕骨居然断裂,满脸的惊骇。

    一声大吼犹如晴空霹雳,鲁智深眼见情况危急,飞身跃上台来,怒道:“恶徒猖狂,洒家来也……”高举六十二斤水磨镔铁禅杖在后面狠狠砸下来。

    后面有人攻击,我自然无暇顾及眼前挨了三刀受重伤的武松,快速一闪身避开,转身轻蔑的冷笑,“死秃驴,你也上来了,就让老子会会你这家伙……”身形攒动奔上前,挥舞开山刀与他恶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鲁智深实在是碰到了生平劲敌,饶是他将倾尽全力将一套三十六路疯魔杖法使出来,却丝毫不能把对方怎么样,反被迫的连连后退,只有招架之力,没有还手之功。

    十余招之后,我朗笑一声,叫道:“撒手……”

    左手抓在禅杖上向后用力一拉,鲁智深只觉得如同排山倒海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注入禅杖,迫使他松开。他怒目圆睁,大声叫道:“嗨……”使出全身力气拽着禅杖不松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他打造这条水磨镔铁禅杖起,就从没有落入到别人手中,此时在一帮梁山兄弟的注视下,更不能出此大丑。

    我这一拽只使了五成功力,满以为可以轻易把禅杖夺过来,谁料到,只把禅杖拉过来一尺左右,对面的秃驴却双手紧紧握住,脸涨得通红就是不松开。不禁哑然失笑:“你这贼秃倒是有些蛮力,不过,在我面前也敢强撑?”

    不好意的瞧了这厮一眼,我手上加力,使出八成功力又是一拽。这下子,鲁智深只觉得好像数只大象合力夺他禅杖一样,力量大得惊人,再也坚持不住,双手不由自主的松开,口一张喷出鲜血来,不光禅杖被人夺走,而且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我只想教训这帮脸上草寇一下子,并不想要他性命,很随意的扬起腿,将这莽撞和尚硕大的身躯踢下擂台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我与鲁智深交手的时候,武松自知不敌,勉强拖着受重伤的身躯滚落下擂台,此时安道全正在紧急救治。

    如今鲁智深又被打下擂台,一帮梁山强人慌忙上前,将他拖往后面,准备一会由安道全抢救。此时这位安神医紧张忙碌着,变得满头大汗,万万没想到,作为水泊梁山高手的武松他们纷纷短时间内受伤,且伤势都很严重,让他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一声大吼,犹如虎啸龙吟。

    连挫梁山四大高手的我把左手禅杖举起来,猛的向地下扔去。

    众人见数十斤重的禅杖荡着风声凶猛无比的砸下来,纷纷向旁边闪避,只听忽地一声响,禅杖一头扎进地上,杖身尽入,只剩下尾部的弯弯月牙还露在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惊呼声一片,众多梁山强人的脸上全都是骇色,这一击之力如此凶悍,简直非人力可为也。

    冰冷的目光在一帮梁山强人脸上扫过,我极尽嚣张的道:“什么打虎英雄武松,花和尚鲁智深,还有黑旋风李逵,赤发鬼刘唐,都不过如此而已,水泊梁山一百单八将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,还有不服的没有,别浪费时间了,赶紧上来吧?”

    如此狂妄的态度着实惹怒了众多梁山强人,纷纷怒吼着跃上擂台。先到台上的是花项虎龚旺,云里金刚宋万,金眼彪施恩,病大虫薛勇,襙刀鬼曹正四人,挥舞着手中兵器包抄过来,刀光剑影一片乱七八糟的向我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我如鱼得水般盘旋其中,右手开山刀不时凌厉劈过去,左手覆灭掌配合,几招下去,五个强人被打得哇哇鬼叫,全都受伤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后面的打虎将李忠等十余人接连扑过来,不过,下场却是一样,被我拳打脚踢不停的飞下擂台去,全都不同程度受伤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后面还有七八个梁山强人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,居然不敢再上前,眼里满是惊恐的目光。

    我心中感叹,自己苦心积虑的准备好回到宋朝对付这些所谓的梁山一百单八将,穿了防弹衣,带了冲锋枪,手雷等现代化军事物品,岂料一样都没用上,单凭自身武功就让他们魂飞胆丧。

    目光扫向远处躺在地上变得极为虚弱的武松,不知为什么,我心中的仇恨居然没有那么浓烈,良知慢慢复苏,毕竟自己害了其哥哥武大郎,当初他杀了我一命偿一命也是应该的,况且正因为被他杀掉,才有了我在现代社会的一番奇遇。说实话,他也算是成就了我。如今我把他打得受重伤,心结以了,是我该回去的时候啦!

    嘴角一撇,我不屑地说出八个字,“梁山好汉,不堪一击?!苯艚幼欧缮矶?,落在十余丈之外的一匹枣红马上,双腿一夹,喊道:“驾……”骏马荡起一溜灰尘,向北驶去。

    三天后,我出现在汴梁城外的无名山谷,找出藏匿在此的时光穿梭飞行器,开始回往现代社会的旅途……

    不过,归来的时候却不怎么顺利,也许是时光机器上某种特殊材料部件出现故障,当抵达现代社会的时候,居然失控,幸亏我横下心及时跳出去,眼看着这部价值十亿美元的机器撞到海边的一处悬崖上,轰然一声巨响之后,火光冲天后,变成残骸落四处纷飞。

    至于我,则掉进大海中。幸运的是没有受伤,还遭来一头大白鲨的袭击。不过,它不但没有将我吃掉,反而在遭受我一顿胖揍之后成为我的坐骑,在海上漫无目的的快速游来游去,饿了吃些生鱼果腹,渴了猎杀大型鱼类,喝它们的血解渴,鲨鱼也大饱口福,一人一鲨倒是相处愉快。

    在海面上游荡六七天之后,终于看到一艘轮船经过,我喝令大白鲨游到轮船旁边,右脚在鲨鱼背上一蹬,飞身而起,在众人惊呼中跳上这艘大轮船,算是得救了。与鲨鱼离别的时候,那家伙居然还有点恋恋不舍,在轮船旁边游了数圈方才离去,看的船上众人咄咄称奇。

    历尽艰险,我总算是回到黑哥南王国,见到了自己一大帮老婆和众多儿女,众人自然是喜不自胜。让我吃惊不已的是,卷举等六个大孩子已经长大很多,不光会走了,还会说话了,在妈妈们的授意下围着我叫爸爸??戳艘幌氯绽?,原来我回到宋朝不过三个月,实际上现代社会已经是三年的时间,居然和家人分别三年有余,看来,时光机器这东西还真是不能乱用的!

    此时,李雪和岳飞鱼也分辨产下一子一女当了妈妈,有了这次经历,众多老婆像是看犯人似的监督我,不允许我再离开黑哥南王国一布。我自己也觉得时光飞逝不留情,自己应该陪着众多老婆尽享天伦之乐才对,便专心当自己的国王,努力使自己国家繁荣昌盛。不过,我还有一个未了的心事,就是派人回中国寻找一个有巨型岩石“望夫岩”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个月之后,有消息传来,位于中国境内有名叫“望夫岩”巨石的地方共有五处,于是,我带着一帮老婆儿女乘专机飞往中国,寻访这五处地方。

    先前的日子都是一次次的失望,当我来到第五个地方,看到那一望无际的湖泊,还有湖边的巨石上面三个大字“望夫岩”的时候,觉得和当初梦境里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于是,我和一帮老婆孩子徒步向附近的村子里走去,只见这是个不大的村落,掩映在青山绿水当中。走到村口处,看见七八个孩子在放风筝,那是一个五颜六色的蝴蝶,在半空飘来荡去。

    不想,一阵狂风刮来,风筝忽然一歪,缠在附近一棵大杨树的枝杈上,无论放风筝那个十三四岁的女孩如何晃动手中线绳,就是无法把风筝弄下来,急得她团团转。

    身边的卷卷用手指向杨树,含糊不清的说:“风筝……风筝……”

    我笑了一下,向前跑了几步,飞身而起,如同一只苍鹰似的跃到杨树七八米高的枝杈上,将缠绕在上面的风筝解开,轻飘飘地落下来。走到一帮小孩子前面,把风筝递过去,“给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率先跑过来想要接风筝,不过,当她到我面前的时候,猛然间怔住了,歪着小脑袋看着我,并没有去接风筝。

    小女孩长得很漂亮,乖巧可爱,不禁吸引我多看了两眼,心想,这是谁家的小孩子,这么可爱?

    但是,当我看到她清澈如水的眼睛时候,不禁愣住了,好熟悉的眼神??!难道……激动的心情,我朝她肤如凝脂的脖颈看过去,果然看到一个通体碧绿巧夺天工的汉代祥云麒麟玉坠,没错,她真的是春梅,怪不得我觉得她眼神如此眼熟……

    狂喜之下,我身体颤抖简直要晕倒,颤声说:“春梅……你是春梅……我终于找到你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女孩突然灿然一笑,凝视着我,柔声叫道:“大官人……”

    《全书完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