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年后。

    燕京。

    五古封灯研究会总部?;岢ぐ旃?。

    文佳坐在办公桌一侧的沙发上,“我说,我师叔当年惊天一卦,还真是神了,这东京史料馆真是十年之后完蛋了!”

    坐在办公桌后的唐易笑了笑,“怎么能说是完蛋呢?只不过把华夏的文物全部捐赠回来而已,他们还有别国的馆藏文物呢!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,河野父子死的死疯的疯,这个新馆长狗屁不是,还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唐易点点头,转而又道:“如今全世界又掀起了新一轮的古玩热,这征集办的匡主任,到底什么时候公布和氏璧传国玉玺的事儿!”

    “这匡海生,花花肠子比老蒋还多。我估计,他还想着你我联手,借助这天理紫龙图,再拿回一部分欧洲的华夏文物,然后再宣布呢!”文佳起身,“别管他了,你还是好好琢磨下五古封灯研究会十年庆典的事儿吧?!?br />
    正说着,文佳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今天女儿生日我怎么能忘了?我在唐易这儿呢,待会儿中午一起去酒店!”文佳说了两句便挂了电话,“唉,女人??!”

    而后看了看唐易,“一个我都头疼,真不知道你这日子是怎么过的!”

    唐易笑道,“我也很奇怪,曹萱琪是怎么把你拿下的?”

    “一开始还不是因为你?再说了,我也就是看他爸妈人不错!”文佳撇撇嘴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唐易起身,“我去开个短会,你坐会儿,回头一起去酒店?!?br />
    与此同时,燕京最大的古玩城里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新一轮的古玩热潮,让古玩城在周一到周五也不太缺少客源。

    两个看起来八、九的小男孩,走进了一家看起来很敞亮的店铺。

    店铺老板正在店里侧后方的八仙桌旁,和两个客户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一个男青年伙计见两个小孩儿走进来,上前道:“小朋友,是不是找不到大人了?”

    “切!”一个眉毛很长的小男孩冷笑一声,“我们是来逛店的!”

    嘿!伙计心道,人不大,口气还挺冲。

    “行了,而且不是逛灯的,你忙你的,我们先看看!”另一个长着俩酒窝的小男孩摆摆手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伙计更无语了,打趣道,“那好,两位小老板,看上什么,随时招呼我!”

    两个小男孩在店里转起来。

    忽而,长眉男孩指着柜台里的一件白玉香囊道,“我说,这个不错,你看看是不是明代的?”

    酒窝男孩让伙计取出来,仔细看了看,“东西是不错,不过你不对?!?br />
    “我怎么不对了?”

    “首先你这是请教我,其次我本来就比你大,你是不是应该先叫一声‘哥哥’?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!你就比我大了不到三个月,装什么装?”长眉男孩摆摆手,“算了,这香囊块头太大,不适合文曲星妹妹?!?br />
    那个伙计哭笑不得,这是俩什么孩子???!

    随后,那个酒窝男孩又拿起了一件玉簪,长眉男孩又是一阵冷笑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,你是真不懂女孩子。再说了,生日礼物要讲究个喜庆,这簪子灰不溜秋,文曲星妹妹肯定不喜欢!”

    酒窝男孩直接摆手道,“我服了你了,各看各的行吗?”

    长眉男孩挑了挑眉毛,“我给你说实话吧,我早就准备好生日礼物了,这次和你一起来,有合适的就多送一件,没合适的,就当帮你掌眼了?!?br />
    “掌眼?刚才是谁让我帮着看看那香囊是不是明代的?”酒窝男孩露出鄙夷的表情,“上次老爸用那件瓷盘考我们,你也是落了下风!”

    长眉男孩的脸登时有点儿红,“好好好,你厉害,算了,我不买古玩了,就我之前准备的礼物,不管你挑什么,都没法比!而且你这临时抱佛脚,一看就心不诚!”

    酒窝男孩道,“你懂什么?有压力才有动力,我这不光是挑礼物,也是限定时间看看自己的眼力怎么样!”

    “那要是挑不到呢?”长眉男孩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想好了,挑不到就……”酒窝男孩还没说完,突然盯住了柜台里的一件黄玉小猪!立即对伙计说道,“这个拿出来看看!”

    伙计把黄玉小猪连同锦盒一起拿了出来,“这位小老板,这件黄玉猪是唐代的,可不便宜??!”

    酒窝男孩拿着黄玉猪仔细看了看,“唐代的?你蒙谁呢?这是宋代的,你们家唐代的猪这个嘴型?”

    伙计愣住了,心说我这眼力算是一般,但老板也说是唐代的,还能有错?再说你一个小屁孩,装模作样的,知道什么??!

    两人争论了几句,这时候,老板被吸引过来了,他可能是想逗逗这个小男孩,“小朋友,你说是宋代的,有什么依据吗?嘴型是有点儿似是而非,但是也不能一下子定论???你看这身形,更符合唐代的特征!”

    “嘴型当然只是一个方面。就说你说的身形吧,虽然显得很肥,但是却又带着一种灵动,唐代的玉猪,是没这种风情的!”

    ???老板一下子愣住了!这小孩,居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家!正待再说话,酒窝男孩却摆了摆手,“算了,报个地板价儿吧!差不了多少钱!”

    最终,酒窝男孩带着包好的黄玉小猪离开了店面,对旁边的长眉男孩说道,“怎么样?挑到了!文曲星妹妹是属猪的,正合适!你现在能告诉我,你提前准备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告诉你?你再多买一份一样的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正说着,曹萱琪领着一个小女孩快步走了过来,“唐林,唐廖,两个小祖宗,以后再也不带你俩出来了!这一眨眼就不见了!”

    酒窝男孩扬起手中锦盒,“阿姨,我帮文曲星妹妹买生日礼物呢!”

    文曲星高兴地接了过来,“唐林哥哥,我现在能拆开么?”不等唐林回答,文曲星却又道,“不,我还是吹完蜡烛再拆吧!”

    接着,文曲星又对长眉男孩道,“唐廖哥哥,你给我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?”

    唐廖得意一笑,“我也吹完蜡烛再给你!”

    文曲星嘟起了小嘴,忽然拉着唐廖走到一边,附耳说道,“悄悄告诉我吧,不让他们听到?!?br />
    唐廖想了想,点点头,“好吧!”又在文曲星耳边低声说道:“是你最喜欢的那种棒棒糖!一大包!”

    (全书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