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> 都市青春 > 我的明星夫人 > 第834章 妈妈,爸爸又吓人了
    数日后,夜晚。

    有凉风吹起。

    云易陪伴穆琳坐在阳台上赏着秋月。

    客厅里的电视声音,依稀传来。

    “目前已初步查出……凶手来自境外……我国退役上校云易,在某地区……完全合情,合理,合法……我数万万华人对此表示强烈愤概,并将继续深挖线索,务必查清事实……并将就进一步线索,展开强烈反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,真是好大的胆子,敢害我儿子,云林,这事不能算了……”孟语琴的愤概声音也传来。

    “嗯,那当然……”云林回答的有力的狠!

    “爸,您有什么想法?”兰若不解问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林哑口,他能有什么想法?

    屋子里安稳了。

    而阳台上,穆琳躺在云易怀中,夜空里,她的眸子晶莹闪亮,却伸出手,狠狠掐向云易腰间:“你再敢这样,我就……不让你回房!”

    云易顿时从心到身上,都是一震,哪里还按捺的住,一把将她抱起:“那我们还是抓紧时间……”

    安乐的日子总是过的格外快。

    一切丝毫不出意外,经过这一出,正如云易所说,他的这条命实在是太值钱了。

    上层对外的宣传如火如荼,继续凝聚全国人民的爱国热情,而对内的清查还在轰轰烈烈的沸腾展开,声势之浩大,令人无奈而又心惊,没有人再能反驳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谁敢动弹,谁死!

    一片沉默中,似改天换地,新时代,真正要来临,那之前的顽疾,必然要扫除!

    可以预见,这才刚开始,因云易而开始,却无需再因他而结束。

    他的愿望本来并不大,眼见着此次参涉进天易,有所图谋之辈,一个个的血肉淋漓,他也不再多关注,算是心神俱宁了!

    但也还有些烦心事,没法彻底切割。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云易刚刚送走极难伺候的岳母娘,手中的电话却响起,当看见来电上的名字,他眼眸还是不由自主的闪动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接通了电话:“喂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间餐厅云易依稀记得曾经来过,似乎上次也是与她一同到来。

    只是时日太久了,记忆相当模糊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看向对面的倩影,云易眸光平和:“听说你一直住在京城?怎么样,这些年还好吗?”

    周婷微微垂着头,手里的调羹轻轻搅拌着黑咖啡,她到底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和云易一样,也曾对这幅画面感觉熟悉,同样,那也不重要了,听着云易的声音,她抬起头了,眼中有着沉沉的凄苦,令人望而生怜。

    一直富贵的生活,令她保养极好,和从前除了风韵上更为成熟迷人之外,仿若并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。

    只是,却再难以打动对面的人,她轻轻点头,又摇头,不知想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但云易却看的懂,好吗?

    这些年应该是好的,夫妻和睦,孩子可爱,家庭幸福。

    要说不好,最近也的确是不好。

    王斌,王家最后的希望,终于还是被撤职调查了。

    要说起来,还真是犹如轮回!

    当年王斌曾怂恿乾羽对付穆琳,却被乾羽留下了证据,当年曾被他父亲收走。

    可乾羽其实从没咽下王斌一再将他当作猪来利用这口气,在云易不在的那些年里,他又暗自将那支录音做了备份,时常心里想要报复王斌,却怎奈始终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这一次,云易突然归来,铁血而起,乾大少对他的心理阴影实在太大,本就觉得自己足够倒霉,又见云易勃然大怒,要拿人开刀。

    他实在承受不住恐惧,竟主动将录音交给云易,用来示好……

    这支录音,平时没有任何作用,但今时今日,云易王者归来,谁又敢对那支录音视而不见?

    这不,王斌,便被撤职调查了。

    而实际上,所有人都明白,今时今日,不提云易被枪击,他的嫌疑之大,光仅凭云易战场铁血的视频传出来,这世间就没有人能容忍一个在他铁血杀敌的日子里,却想尽心思谋害他爱人的公职人员。

    除非云易放手,否则,即便王家余威依然深重,但王斌却再也没有起复的机会了!

    “云易……”周婷深吸口气,泪滴滑落:“求求你……放过他!”

    云易眼眸飘向窗外,避开了那眼泪,声音低沉:“婷婷,你应该明白,他所做过的事,远不止这一支录音!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他内心里突然一阵生疼!

    周婷泪如雨下:“云易,我知道,我知道是我们对不起你,但求求你,就看在我们曾经的情份上,放过他这一次,我保证……”

    云易回过头,微微沉默,从桌上抽出纸巾递给她,她不接。

    云易放下手,抬头,目光看向她,满是深沉:“我已经放过了他一次?!?br />
    周婷听不懂,现在他已心乱如麻,看着云易的绝情,她有些激动了:“他要是出事了,我和我的孩子今后该怎么办?咱们幼年相交,你怎么能这么狠心?一点情分都不念?”

    云易站起了身,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但最后却还是说了一句:“婷婷,你爱着你的男人,见不得他受难。难道我就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爱人一次次历经磨难,而无动于衷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低头行走在僻静小道,云易独自沉默。

    当年,今日!

    并不太远,却早已凝结成一个个不可割舍的人生!

    追忆或者心酸,都无可奈何!

    正如那句话,你爱着你的爱人,我又何尝不爱到生死不忘?

    我不在时,她独自支撑,面对诸多磨难,是怎样过来的?

    云易抬起头长长吐出一口气:“我最不能对不起的是她!”

    一个较为特别的朋友从此远去,云易的背影越来越远!

    时光如梭!

    那余波还在继续,却与云易的关系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但是,他知道,不会有人忘记他。

    这不,又一天,云林终于还是将他叫入了书房。

    当出来后,他一人静静站在院中,良久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回到房间,他对穆琳轻声道:“明天,你给云康打个电话,让他安心上班吧!”

    穆琳看着他凝结的眉头,嘴角一笑:“云易,其实康哥这些年里,对我还是挺照顾的,尤其是刚开始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云易默默听着,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亲手给了云家狠狠一击。

    明年,大伯就会退下来了!

    在这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那边跟这边仿若已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但,今日,大伯却终究是打电话来,没有多的话,只有一句,云泰会照云易说的做!

    而那些夫人家的姻亲,有数家,已被连根拔起……

    云木一亲自出的手!

    不得不说,云易心中并不痛快,又怎能痛快呢?

    但,他不后悔,没有人可以永远犯错不被追究!

    不知道痛,便不会忌惮!

    他自己无论如何被利用都可以,但却绝不能容忍,他们连父母,穆琳都欺压……

    “云易,有件事……”穆琳坐在云易身边,突然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云易回过神来,看着她凝眉的模样,微微一笑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穆琳抬眸,最终还是开口了:“萧萧下个礼拜演唱会,我想去做嘉宾……”

    云易微微一愣,立马明白了穆琳为何为难!

    从他归来之后,母亲就像入了魔,整天盯着他们俩……

    为啥?

    要小人呗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穆琳若说要去工作,恐怕会是雷霆暴击!

    云易看着她的纠结模样笑了:“你去跟妈说!”

    “云易!”穆琳顿时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云易不理,穆琳无奈,只好吴侬软语:“云易,其实这些年,我和萧萧也有过矛盾,但那一天,我晕倒了,萧萧真的吓坏了……她其实心底一直有我这个妹妹的,这些年咱们有摩擦,也并不完全是她的不对,从你回来后,她一直没有再来看我,但她总让人送些吃的去辉煌,让木总转交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云易神情慢慢正经下来,听到这儿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穆琳却赶紧说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有感觉的,她是真的关心我,没有其他意思!她演唱会也没有邀请我,是我自己想去的!”

    云易看她认真的模样,心底倒是微叹,看得出,穆琳心里也开始思考很多问题了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知是喜事优,曾希望她能够清醒些,但现在却情愿她单纯些,人性,真的很复杂,让人疲累!

    “好了,放心,逗你玩的,妈那边我搞定!”云易揉了揉她的头发,又轻声道:“穆琳,我曾经说过,你喜欢唱,那就一直唱,从今以后,我们过自己的日子,再没有人能左右我和你!”

    “还是先要孩子吧!”穆琳如是答道。

    那浪漫的气氛,瞬间破碎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母亲那不时瞟过来的不悦眼神,云易赶紧放下小飞家的洋洋:“去,去找奶奶玩!”

    洋洋似乎很怕云易,被云易抱着的时候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此时一被放下,立马朝着孟语琴跑去,抱住她的腿,偷偷望着云易。

    孟语琴也顾不得云易了,抱起他来,却仍然习惯性地说道:“洋洋,你喜欢小妹妹,还是小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云易头大,二话不说,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穆琳去彩排了,今天小飞带着何怜和儿子过来,屋内倒也不缺热闹。

    此刻小飞正帮着父亲在移栽院子里的果树,云易这段日子是过懒了,啥也不想干,避开那边,朝着另一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突然眼神微微一顿,一个女人在前方的长椅上坐着,安静看书。

    何怜!

    云易目光微微飘渺了一下,随即沉凝,打量了一下她如今的模样。

    倒是与当初,大不相同了。

    整个人显得安静,不再是曾经的浮夸,很明显这些年,真的有太多东西都在改变。

    当年那云易眼中并不太中意的小女孩,如今也为人之母,气质改变了许多!

    看着她,云易心里突然有许多旧事浮现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不该提起,但想到那一日,救出自己后,却毅然走向火焰的教官,他心底生疼。

    “应该有个人为你哭泣!”云易微微闭目,走向了何怜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何怜都很怕面对云易。

    只要云易在的时候,她大多低着头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今日,当看到那走来的身影,何怜还是下意识的站起身来,低下头,不知如何是好!

    平时她过来都是陪着孟语琴的,今天看见云易在屋内,她始终不自在,便出来坐下。

    没想到,云易还是单独来找她了,她心中惶恐。

    眼眸微微朝着四方看了看,这一刻,她想看她的孩子!

    “不用怕!”阳光下,云易请她坐下:“有件事,我想了很久,但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!”

    云易语气很平静。

    但何怜却低着头:“您说!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你母亲吗?”云易抬起头看向远方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何怜一怔,任她如何想,她也料不到云易会提起这个话题,微微一顿实话实说:“我妈在我四岁时就去世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云易点点头:“那你印象应该不是很深!”

    何怜不知道他到底要说什么,却只能点头:“嗯,不看照片都记不起来!”

    云易看向何怜,眼眸波动了几下,终究还是开口道:“你有一个哥哥,名叫天河!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何怜感觉自己没听清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再有心理负担,穆琳的事……你哥哥为你还了债!”云易站起身来,从身上取出一封信,递给她,眼眸中那样深沉。

    我有哥哥?

    我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但提起穆琳的事,她又心头收缩,这些年来,这已成为她的心魔……

    一个人沉默良久,这才记起手上的信,缓缓揭开:“云易,我别无所求,只望你活着,照顾好何怜,我从没尽过做哥哥的责任,代替我让她一世平安!”

    字?;牒?,仍有血迹沾染!

    何怜愣愣的盯着自己的名字,半晌会不过神来!

    “天河父亲早亡,母亲曾再嫁,却并没有带他一起,他和奶奶生活在一起。她母亲改嫁后诞下一女,名为何怜,得全家宠爱。而他那时候正用手刨坑安葬了他奶奶……他和他妹妹生活在两种完全不同的环境中,他吃遍人间苦楚,成长之中,并没能体会到多少人间挚爱,对他来说最好的日子,应该是从军后的那段岁月……”

    “直到很多年后,他才知道自己母亲改嫁后,没几年便病逝,而且,自己还有了一个一母同胞的妹妹!那时,他也不知道该恨,还是该爱,他选择了不去接触!事实上,他所处的环境,不接触,便是对他妹妹的?;ぁ?br />
    “但其实,他的心还是动容的,很多时候,我看见他的津贴被存了起来,妥善保管,我当时很好奇,曾笑问他,你连遗书都是写给我的,这些钱难道也是留给我的?”

    “一直到那一年,我才知道,那些钱,是留给她妹妹的,只是,他始终没有勇气去接受这个妹妹,他自始至终没有写下这笔钱的收件人,至今为止,那笔钱仍然在他的遗物中被保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何怜终究是他妹妹,当后来他想认时,却回不来了,只能在远方看着,但当她妹妹犯了错,他不顾生死危险,也要亲自为她妹妹弥补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后,他至死不忘的也是你,何怜,你哥哥他一生纵横,英雄盖世!却又凄凉至极,受尽人间苦楚,你是他在这世上唯一的念想,不能让他失望!”

    “当年的仇恨,我和你哥哥已报,你不用再有心理负担,好好过日子!”

    云易缓缓站起身来,抬起脚步朝着前方走去,独留何怜一人不知何时开始泪眼已模糊,握着信的手颤抖不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穆琳……”

    “穆琳,穆琳……”

    山呼海啸,云易头顶冒着细汗,虎视眈眈的瞪着小陈:“怎么我感觉有些不对!”

    小陈缩着脖子,满目的委屈,心道:“我的爷,您就是怯场了!”

    但这话是不敢说的,没见云总那随时要撂挑子的态度吗,连忙好生安抚道:“不会啊,停好的,云总,相信我,就您这台风,那一上去,绝对是风靡万千……额,绝对的占据舞台中心……”

    小陈不愧是眼神机灵之辈,看着云易越来越青的脸色,连忙改口:“其实,我也不骗您,您就是坐在角落里,钢琴伴奏,恐怕没有多少灯光照到您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此言一出,云易的脸色骤然便好了太多,但依然板着脸道:“你们这次安排之前就没考虑一下吗?我现在是什么人气,怎么能安排上台?这不是抢穆琳的风头吗?你这经纪人越来越不是那么回事了!”

    小陈默默听着,我想让您来???

    还不是您媳妇开口,您不敢反驳,找我出气……

    “您教训的是!”小陈点头哈腰:“云总时间到了!”

    云易的手微微一抖,已经到了台上,他尼玛还能跑不成?

    无语中,也就这么着了!

    穆琳来彩排之后,云易在家里也实在是待的怕了,这不就说?;つ铝?,一起陪她来。

    这理由,母亲倒是认可的,可尼玛谁知道,来到这后,云易看着那钢琴向穆琳吹牛,说自己也曾有几手绝活!

    其实他那两下子……真不能听!

    但穆琳却不知怎么动了心,硬要云易帮她伴奏!

    云易话已经说出去了,死鸭子嘴硬,不好意思反嘴。

    这不,就沦落到了今日。

    华光异彩的舞台,光影闪烁。

    云易一身洁白西装,坐在钢琴前,缓缓升起!

    多日的练习终究还是有效的,再加上,他的心理因素的确很强。

    第一个音符响起!

    似乎没有人注意到他,又或许是他真的想多了,当穆琳在台上,哪有多余的目光来看他。

    台下是异口同声的尖叫,穆琳的名字震天响。

    白色纱裙,穆琳犹如画中走来的女子,和云易当然不同,他毫不怯场,手持话筒声音清脆开口:“很多人问我,我先生回来之后,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!”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毫无疑问,彻底爆了!

    穆琳微微一笑,走到了钢琴边,灯光随之移动。

    音符震响,穆琳将话筒递到了云易嘴边。

    台下微顿!

    轰然!

    “那是云易!”有人第一个吼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随之,彻底爆发。

    云易还是第一次听着数万人齐齐疯狂呼喊自己的名字,又被穆琳这突然一下子给弄的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但望着穆琳眼中那醉人的神色,他仿佛看懂了她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让全世界都知道,她嫁给他很幸福!

    云易张口,一边弹琴,声音沙哑,并不好听:“背靠着背,坐在地毯上,听听音乐,聊聊愿望?!?br />
    “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,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?!?br />
    “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,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?!?br />
    “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,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?!?br />
    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!”

    “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,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?!?br />
    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!”

    “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!”

    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上台唱歌,但这一次他无悔!

    只为她那倾城的笑!

    数年后。

    一个七八岁大的女孩,听着这首歌,大叫道:“妈妈,妈妈,爸爸又吓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(全书完)